什么人直播能赚得盆满钵满

来自:互联网
时间:2022-07-18
阅读:

我身边有几个好朋友都在抖音做直播,其中有一个,上次无意间提了“zf”两个字,直接被封了七天。封禁那段时间,他和我们出来吃饭,我问他申诉了吗,他说申诉没用的,等放出来吧。

但这段时间放出来后,他的直播间隔三差五就被警告,流量甚至不如一个不到万粉的小号好,有前辈和他说,应该是被限流了,建议他换一个号重新开始。

他封禁那天,我们和几个主播一起吃饭。饭桌上的这几个主播,大多都是晚上十点开始直播,播到凌晨四五点,下播后拍视频。因为他们几个都是同行,所以坐在一起的时候,很自然而然地就聊到了要拍什么视频能火。

什么人直播能赚得盆满钵满

那天有个姐姐说,她打算让她公会里最近招进来的几个女生都去走农村妇女的路线。听她说这个,我还挺感兴趣的,所以多问了几句。

什么叫走农村妇女的路子?姐姐和我说,就是找一个棚,杭州有很多直播的棚,有的棚有上千平,那种“下雨,路边直播、桥洞直播”的,有很多都是在棚里拍的,甚至有一些赶海视频,也是在棚里拍的。

每天都会有人去市场采购,买所谓的蛏子王埋在沙里让主播们带着盐去抓;但最近,有一种直播特别赚钱,就是她说的“农村妇女”的路子。

这种路子怎么走呢?其实就是让一个很漂亮的女生扮演一个普通农妇——固定的破旧背景,带着一个小孩儿,然后镜头一转,主播变身,变身后的衣服也要有讲究,因为在农村里,农妇是不能穿的太搔首弄姿的,但是一定得穿紧身显胸大的衣服。

一般是白色的能看见内衣颜色的t恤和紧身包臀牛仔裤。总之,要给人一种呼之欲出的感觉。“就是又土又欲那种嘛。”说这句话的时候,姐姐还冲我们笑了一下,说“大家都懂”。

我确实明白她在说什么,因为我晚上经常失眠,有时候半夜会刷会儿抖音,我就看到过她说的这种主播,像她告诉我们的那样,这种主播发布的视频,基本都是这种,封面是一个很灰头土脸的“农妇”,然后点进去,她就会摇身一变,变成“老公不在家,带娃妈妈偷偷变身满足小女人幻想”的模样。

而且,这种主播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她们都会在置顶的视频里写“我背负巨额债务,老公打我且赌博,多亏有大哥和家人们,才苟延残喘活到今天。”

直播的时间也很固定,一般是深夜,而且连pk的模式都是很固定的。那个公会的姐姐跟我说,其实很多非常过分的pk,都是同一个公会培训过的模式。

这一点,我同样深有体会。因为我曾经在那个农村x妹的女主播视频里刷过一点钱,原因就是那天我一点进直播间,就看见她背着一个看起来特别重的轮胎,pk的另一方,是一个很凶的男性,他一直让这个女的“举高点,劈叉,劈下去!”。

那个女主播,就穿着一件白t和一条黑色的紧身长裤,她说“我劈不下去,真的不行,大哥你放过我吧”,那个男的用一种非常奇怪的眼神看着她,一边笑一边说“劈不下去?裤子太紧了?脱了吧?我们家姐姐爱看。”

是的,最让我惊讶的地方就在这里,那个非常“过分”的男生的榜1,居然是个大姐,而且那个姐姐似乎就爱看这些男主播欺负这些农村小妹,我在好几个类似的女主播直播间里都看见过她在对面刷钱。

打pk的过程里,输的人除了要举着一个非常重的轮胎以外,还会有很多侮辱性的惩罚,我遇见过最过分的是对方的榜1刷了一个抖音1号,说“让她跪下来给我磕头”,当然没有真的磕头。

可是我看得出来,那个榜1大姐,是真的很讨厌对面直播间的这个女的,所以她一直在不停地给那个男的上票,而她一上票,那个男生就会更加大声地辱骂这个女主播,女主播也会哭哭啼啼的求直播间的大哥帮帮忙。

所以,那天公会的姐姐和我说起这种路线的时候,我还小小的吃惊了一下,我说我当时觉得那个女主播被欺负的好惨…还给她刷了点钱。

那个姐姐说我好傻,又说其实也很正常,她让我自己想想,那个女主播的受众群体是谁?

我说是有保护欲且喜欢人妻的大哥吗?姐姐说对,这是一部分,她问我知道马小婷的好嫁风吗?我说我知道,但我觉得那并不好看。她说你觉得不好看很正常,就像在我的审美里,我也不觉得我公会的主播穿的好看。

但是她们的受众群体并不是我们,而是两类人,第一类,就是你刚刚说的大哥,但其实这部分打扮成“农村小妹”的女孩,是很难吸引到多金类的高阶大哥的。

她们能提供的幻想,是一种“我随时能泡到你”的廉价幻想,和那些很精致的连头发丝都发光的女主播不同,她们靠的就是众筹,以及卖惨。

我问她,所以对面直播间那个男的也有剧本吗?她说我们这种小直播间不太有剧本,但有固定话术吧,比如他的核心,就是要把对面那个女的当成一个不好的人去辱骂,这样能激发一部分女性的保护欲,比如你,你就是她们直播间的二类受众。

我说我明白了。那天最后,我还问了那个姐姐一个问题,我说像我看到的老是给那个男生直播间上票的榜1大姐,是你们安排的吗,她说不是,不过我觉得你给我提供了一个新思路,因为真有不少女人就喜欢看年轻漂亮的女人挨打。

我感到一种恐慌,一种在洞察各种人性后肆无忌惮地在人性的低劣性上加码的恐慌。而最让我感到可悲的,往往是这些人,才能赚得盆满钵满。

@梁州Zz微博

返回顶部
顶部